不在坑内…非常感谢🙏

猫(二)

残花赋琴:

百里的宿舍猫梗,已经被我写得面目全非了,人物OOC,OOC,OO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远坂凛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父亲心心念念,不是捧着就是抱着的那只猫自己挣脱了魔法锁链跑了出去。

先不提这只猫本身的危害性,就说这玩意被魔法协会的人盯上都够远坂凛喝一壶的了。

“Archer你快出去找他!”远坂凛也顾不得自己没吃晚饭空荡荡的胃,拿上衣服就上了街。

残留下来属于禁锢魔法的魔力气息,连绵不绝直往郊外,远坂凛一路跟踪,走到了城市的高级住在区。

  “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远坂凛想那只金闪闪的力量还真是恐怖,居然被压抑着大部分的魔力,依旧可以跑这么远。

  “Master。”青年站在不远处的楼顶上,他的双眼看以清楚地看见一千米意外地硬币面额,更何况一只猫。

  “找到他了吗?”远坂凛问。

  “找是找到了,”青年表示事情有些棘手,“但是他已经被人捡回去了。

  WHAT THE FUCK

  远坂凛的颜艺一直都是精彩万分,“在哪里?”

  “就在拐角处的那栋房子里。”青年的表情充满玩味,远坂凛不知道某个人的小心思,心想着只要跟人家说自家的猫跑到您这边来了,这件事就算完美解决了。

  “凛,你怎么来了?”阿尔托莉雅还没有准备好这个时候迎接好友,远坂凛的手僵在门铃上,清晰地听见了自家Servent憋笑的声音。

  月黑风高夜,看不见门牌。

 “那个,莉雅。你看见一只小猫了吗?”远坂凛保持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啊,是你家的吗?”阿尔托莉雅有些惊讶,远坂凛的家离她这里有好几公里,远坂凛居然在这么短的的时间里来到这里找猫,真是不得了。

  “啊,是我父亲的爱宠。”远坂凛的父亲常年在外,偶尔回家几次,很那想象爱宠在家的待遇。

  “你们家都用铁链锁猫的吗?”

  “因为,情况比较特殊。”远坂凛想,如果不是那条铁链上有魔法加成,自己比较倾向去用笼子锁起来。

  “它还那么小。”阿尔托莉雅的同情心作祟得厉害。

  不不不,他的年龄可以当你祖宗。

  远坂凛的表情越发精彩。

  “它在我的沙发上睡觉,你们进来抱它回去吧。”阿尔托莉雅打开客厅的门,然而沙发上哪里还有小猫的踪影。

  “欸?”阿尔托莉雅有些吃惊,客厅通往后院的窗户打开,难道现在的猫都精通开窗之术?

  “他估计又跑了。”远坂凛有些无奈,“这孩子就是这样调皮。”

  阿尔托莉雅有些落寞,说实话,她是很喜欢这只小猫的。

  “那么,我先去找它了,莉雅,明天见。”远坂凛站在门口冲阿尔托莉雅挥手。阿尔托莉雅也挥手致意,看着远坂凛跟她的男朋友走出自己视线,消失在不远处的拐角。

  “喵~”被认为偷跑的小猫从一边的窗帘里钻了出来,走到阿尔托莉雅脚边蹭她的脚。

  “你跑到哪里去了?”阿尔托莉雅蹲下来摸它的头,小猫爬上她的膝盖,伸出爪子挠她的衣服。

  “刚才凛来找你了。”阿尔托莉雅继续说,小猫站直了身子,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不回去?”阿尔托莉雅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既希望凛能找到这只猫,又希望它能留下来陪伴自己。

  说到底,只是孤独了太久,想找个伴吧。

  “喵~”小猫叫了一声,用爪子去挠阿尔托莉雅胸前的蝴蝶结。

  看起来是不想。

  阿尔托莉雅有些自欺欺人地帮这只猫下定义,要不然为什么凛进来它要去躲起来呢。一定是在凛的家里过得不好。

 说实在的,凛有了男朋友一定不会再花时间在这只小猫身上。

  “我明天去跟凛说,她如果不方便养,就让你跟我做个伴?”阿尔托莉雅有些开心,为以后的生活有这一只小可爱的陪伴。

  “好了,先睡觉去吧~”阿尔托莉雅不知道猫喜欢睡怎样的窝,想起之前听同学讲过是只猫就喜欢往箱子里钻。

  之前收包裹的时候收到过一个超级大的包裹,阿尔托莉雅毫不犹疑地把它从储藏间里搬了出来,放在了小猫面前。

  “钻吧——”那语气,仿佛就是看太阳从东边升起来一样理所当然。

  一动不动,小猫开始舔自己的爪子,舔完后一脸无辜地看着阿尔托莉雅。

  “不喜欢?”阿尔托莉雅觉得自己能理解猫在想什么简直不可思议,但她毫无惊异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为小家伙晚上的睡床问题感到苦恼。

  小猫甩了甩尾巴,盯着阿尔托莉雅的眼睛,似乎把这当成是他们之间的游戏。

  “要不,跟我一起睡?”阿尔托莉雅问,小猫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

  事实上,他是答应了。

  至少阿尔托莉雅离开去卧室的时候,他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房间很大,床也很软,阿尔托莉雅喜洁,床单经常晾晒,味道很是好闻。

  “喵~”小小的猫跳上床,在阿尔托莉雅枕头的位置卧了下来,把尾巴甩到身前,就是要睡了。

  “好快——”阿尔托莉雅惊讶于这入睡的速度,伸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手感真好。

  被闹醒了的小猫抬头看她,一脸的无辜,阿尔托莉雅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闹你了。”

  阿尔托莉雅哦还有其他事要忙,她不是猫,想睡就睡。做作业,做家务,洗澡,换衣服,之后才能睡。

  因为多了这个小家伙,阿尔托莉雅近凌晨才睡下。过度劳累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绵长的呼吸表明着梦境的美好。

  真是,很可爱啊——

  原本静卧的小猫直起身,凑近了少女的面庞。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里放着夺目的光芒,在夜里分外骇人。

  “好梦,阿尔托莉雅。” 


评论
热度(34)
  1. 中空蜜瓜残花赋琴 转载了此文字

© 中空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