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坑内…非常感谢🙏

猫(三)

再次表脸的转一个ww

残花赋琴:

百里的宿舍猫梗,现在正朝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向一路狂奔,人物OOC,OOC,OOC

————————————————————————————

所谓踏怕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远坂凛再次绕回了阿尔托莉雅的住宅,魔法气息在这一带残留,不过已经开始转淡,过了一会儿居然完全感知不到了。究竟是那只猫跑到别处去了,还是魔力强大的魔术师把它隐藏起来了。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不是什么好事。

  “Archer,你在这一带看着。”远坂凛吩咐自己的Servent,“如果发现那只金闪闪,立刻通知我。”

  “yes,my lord。”青年的脸上的玩味未减,恰恰是这种有些玩世不恭的态度让远坂凛异常恼火。

  “在这之前,先回去把饭给我做了。”远坂凛两手叉腰,下达作为master的命令。

  “可是master,我可没有分身术,可以同时做两件事啊。”青年表示很无奈,可是远坂凛知道,这只是这个男人偷懒的接口而已。“这边有我盯着,你给我回去煮饭。”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深受阿尔托莉雅感染的远坂凛完全没意识到master独自一个人在外边有多危险,仅仅只考虑自己胃的问题。

  “那么,有什么意外,请一定用咒令召唤我。”青年说完这句话就隐去了身形,远坂凛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不远处已经熄灭灯光的别墅。

  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然而正是这平静,才体现出与平时不同的诡异来。

  “时臣的女儿,看起来比他要聪明一些。”青年的声音一如上次听到一样波澜不惊,远坂凛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果不其然,在不远处的楼顶上,那个自命不凡的男人正望着自己。

  “杂碎,真以为本王是那么容易被你们困住的存在么?”青年一头金发,一双血瞳正看着底下的女孩——如龙在窥伺自己的猎物。

  原来,是他自己挣脱了桎梏,隐藏了自己的魔力。

  父亲走之前吩咐过,在自己找到新的可以完全禁锢这个Servent的宝具前,自己一点要让他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决不能出错。以原版家的力量,只能封住他九成的魔力。远坂凛没有想到,就是这仅余的一成,也足以让他挣脱锁链。

  何等可怕的存在,这个人。

  “来自王的警告。”青年压根不在乎远坂凛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立刻离开本王的视线,否则后果自负。”

  “什么啊,你一个Servent,就算魔力再强也无法支撑很久吧。”远坂凛试图说服他,“而且,你如果干什么坏事,我爸爸是要被魔法协会处置的。”

  好一个义正言辞的说法,可惜对吉尔伽美什来说就跟脱裤子放屁一样。

  “我跟时臣根本没有建立契约,吾之作为于他何干?”青年觉得好笑,“再者,杂碎。就凭你一个人,你觉得可能在我手下全身而退么?”金色的巴比伦之门示威似地打开。远坂凛暗暗蓄力,依旧不怕死地开口:“怎么,你等到Archer离开才现身,不就是因为你的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么?现在你要跟我硬来,不说别的,你自己可能才是最先支撑不住的那个。”

  完全符合逻辑的推理,跟那个死脑筋的杂碎不同,是个有趣的人。

  被吉尔伽美什狂笑吓住的远坂凛完全摸不着头脑,如果自己的分析有错,这个金闪闪为什么不立刻杀掉自己;如果自己的推理无误,那他为什么笑得这么邪魅?

  “喂——“

  “时臣之女哟,你比那个杂碎有趣得多。“青年停止了发笑,看着底下表情瞬息万变的远坂凛,”但是远远不及本王现在所寻愉悦的万分之一,如果再试图阻挠本王的行动,便不是现在这般简单了结。“

  “等等,你要去哪里?“远坂凛见那青年有离开的趋势,赶忙问道。

  没有人回答,只听见那青年遗留空中的一声笑。


评论(2)
热度(27)
  1. 中空蜜瓜残花赋琴 转载了此文字
    再次表脸的传一个ww

© 中空蜜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