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坑内…非常感谢🙏

【涉英】花开各不同

这很好😢😢谢谢石石dalao………………我先去哭会

石火風燈:

投给基友 @中空蜜瓜 的粮(dao)


au第一人称注意


ooc有慎点


↓↓↓




                                                                  


       我是一名僧人,耳听神鬼眼观阴阳。我的职责是指引那些因执念而在世间滞留不去的亡灵。






*


       ——我有心愿未了。


      突来的小雨让我不得不暂时停下行程寻找避雨的场所。细细密密的雨丝打落几片花瓣铺满沥青的小路,在寺庙旁的小亭子里和着三月的樱花雨,我与某个鬼魂相遇了。踏进亭子的那一刻鬼抬起头对我笑了笑。


      外国鬼?——不是,本土的。鬼有着金发碧眼的标准西方长相,就着一身和服却也丝毫没有不和谐感,反倒能看出些许优雅。我知道您是僧人。被未曾见过面的鬼一语道破自己的身份未免太过不可思议,我惊讶地看着他。他低低地笑了,我有心愿未了无法离去,麻烦您了。






*


       要说这鬼的心愿还真挺有个性。


       我跟我的爱人分别太久了,麻烦大师您装成他的样子让我再体验一遍活着的感觉。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力掐了大腿一把只能证明我确确实实醒着。僧人的职责是引渡鬼魂,完成他们的心愿让他们安然离世自然是最优选择,不管对方提出的要求有多奇葩总要尽力而行。我怀着隐隐的胃痛感接下了这个活。


      鬼的名字叫天祥院英智,据他本人说已经在世间逗留五十年了,还真看不出来是个老鬼。我有些不解。这么多年能遇到的僧人肯定不少,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他闻言弯了弯嘴角并没作答。


      真是个奇怪的鬼。






*


       僧人原来是可以留头发的?我还以为全是秃子。——你那是偏见。


       哎。我还以为你听我说完愿望会掉头就走呢,明明是个大麻烦。难不成你活这么大都不知道怎么拒绝人?——你怎么会对我的私生活这么感兴趣啊我说,不是让我装成你爱人对你说几句话吗,那人什么个性格你到是说啊。


       老鬼在世上待了这么久脑子看起来也糊里糊涂了。


       不对,你说这句话的语气太平淡了,应该更……恩,更有张力一点。老鬼睁大他那双好看的蓝眼睛望着我。还真是完全不像啊,恩,你做你的在某些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真是个奇怪的鬼。






*


       老鬼总能准时在我入睡前吹灭桌上的油灯,在我睁眼之前准备好简单的早饭。他准确知道着我的喜好和作息时间仿佛与我相识多年。待在世上的时间久了,本事还真挺大。老鬼笑着说,你的事我可全知道。


       估摸着这鬼已经完全把我当他那个分别已久的爱人照顾了,明明只是个见面才没多久的陌生人。我看着老鬼轻飘飘忙来忙去的样子,莫名产生了一丝怜悯。


       真是个奇怪的鬼。






*


       不对,出门之前他应该会吻吻我的手心告诉我别担心。


       不对,看到新奇的东西他应该会兴奋地像个小孩子一样叽叽喳喳地跟我谈论半天。


       不对,这种时候他应该会拉着我的手跑出这里带我去找乐子。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庙里的住持正沉声读着经。鬼居然可以进来这种地方?老鬼的要求简直莫名其妙,让我不禁开始想象他的那个爱人究竟是怎么一副德行。


       哎呀完全不像啊。——我又不是他。老鬼的动作停顿了几秒,而后又扬起标志性的微笑。说的也是。


       真是奇怪。






*


       突然有一天老鬼领着我回到了我们遇见的那个亭子。


       我要走了。他说。


       怎么,难道我不知不觉就做出了跟那个人一样的行为你知足了?


       不,我看开了。老鬼那双苍青色的眼睛似是留念一样定定地停在我的身上。你不是他我再苦苦纠缠也没有用。你在我身上浪费的时间也够久了,我走了,你好好过。语罢他的身形渐渐淡了下去。


       放下执念了吗。老鬼消失的那几秒我的脑海中出现了走马灯,那是老鬼这一生的记忆。真巧,十七岁那年老鬼也是在这个亭子里遇见了他的另一半。十八岁他们相恋。我看到这两个人笑着穿梭在大街小巷,走累了就找张长凳,老鬼安静地靠在爱人的肩上。平日里爱人出门时会吻吻他的手心,回家时会把他搂在怀里亲亲他的发丝。二十一岁那年他病死了,他也是从那个时候变成了鬼。鬼坐在床头看着爱人哭个不听,伸手想摸摸爱人的头只可惜爱人看不到他。爱人在他死去第二十九个年头也合上了眼,老鬼就这样在爱人身边守了二十九年。


       我想起我之前问过老鬼相不相信来世这一说,老鬼高深莫测地看了看我肯定地说了声信。现在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他的爱人重新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健康地长大,在十八岁那年成了僧人在二十岁那年有了通晓阴阳的能力,在二十一岁那年与老鬼再次相见只可惜他没认出他。看着别人的记忆力出现了另一个陌生的自己着实是种新奇的体验。走马灯到这里就断了,很奇怪,除了胸口平添几分压抑之外我并没有其他感觉。


       你相信来世吗?我开始相信了。不过来世说到底还是个过于残忍的词。年年有花开,花开各不同。花谢了来年春天同样的地方开出的花也并不是同一朵。老鬼遇到了爱人的来世,可是却再也不是他的那个他。






*


       我叫日日树涉,我是一名僧人,耳听神鬼眼观阴阳。我与我曾经爱过的那个人之间隔了五十年。






Fin.

评论
热度(30)
  1. 中空蜜瓜石火风灯 转载了此文字
    这很好😢😢谢谢石石dalao………………我先去哭会

© 中空蜜瓜 | Powered by LOFTER